發表文章

用目標引導學習—學期初的逆向思維工程

老師在課堂上,總有許多不同的拉扯,其中一個來自目標的不一致。一端,是老師的課程目標;在另一端,是學生的個人目標。當兩端出現落差和衝突時,二方彼此抗衡,最後雙方都疲憊不堪。 在每個學期的一開始,我常會在正式課程起跑前,先讓孩子們做一件「逆向思維工程」:先閉眼遙想最遠端的半年後,當這學期好不容易走到終點時,他們期待自己那時的模樣。 半年後,我將擁有什麼能力、解鎖什麼技能、取得什麼成就? 重點是,是誰為誰設定目標? 老師為學生設定目標,和孩子為自己設定目標,這兩者所開啟一學期的學習經驗,是天南地北的事。就如同風靡歐洲百年的耶拿教育(Jenaplan),就在學期初透過「I-Goal」目標設定系統,讓孩子為自己設定該學期的目標。 這樣以終為始的逆向思維工程,能為一整個學期鋪好一條學習的路徑。 在幾年經驗的累積下,我設計了兩款目標設定的方案,相當適合用在孩子的不同階段: 一、Orientation Map(目標定向地圖) 今年新接了一個二年級的班級。學期的開始,我設計了一個Orientation Map,讓孩子先回顧過去一年的精彩,再探望本學期的目標。也是讓我認識每個孩子故事,更熟悉班級的一個好方法。

義大利平凡生活中的神聖飲食:麵包、葡萄酒、橄欖油

吃義大利菜,思索台灣味

佛羅倫斯Apicius行政主廚Andrea Trapani談義式料理精神

拿回主導權,讓每位孩子都能走上「英雄的旅程」

用「雙面思考」(Janusian Thinking)建立一個更同理與寬容的社群

愛在瘟疫蔓延時—寫明信片給孩子

是這樣嗎:「反正都要吃牠,又何必在乎牠過得如何?」

十分鐘的呼吸靜心練習—讓孩子看到更多、聽到更多、感受到更多

致爸媽的一份休學計畫書

我15歲,我在編撰自己的教科書

「孩子,你究竟為誰而學?」—學校該教/不該教什麼?

一條線,終結孤寂的課堂,串起每位孩子的生命故事